这儿是名字

最好(补)

惹,车我补出来了——

不过就半段,

下半段,出了点小状况,晚上发




总觉得有点怪怪的——


  依旧是垃圾文一篇,依旧是与内容没啥关系的标题……


  大战之后,黑袍使与夜尊同归于尽,郭长城功德为引,祭镇魂灯,从此两界皆光明,只有赵云澜黯然神伤……



  三个月后,地星送到特调处一个婴儿,眉眼,鼻唇,都像极了沈巍,摄政官说,是在天柱旁边发现的。

  赵云澜一心认定,这就是他的小巍,从此,十指不沾阳春水(就是做饭要人命!)的赵云澜过起了全职父母的生活,被他捧在手心里的沈巍竟有些皮得不像话,经常受到老师同学以及特调处众人的控诉,但咱赵处对此,乐呵儿的表示:我宠的!我(未来)媳妇儿以前安稳惯了,这重来一次,调皮一点不行啊!

  其他人:呵,呵呵,行,太行了……呵……

  日子就这样安(猫)安(飞)稳(鬼)稳(跳)的过了十年,直到有一天……







  这天春光明媚,百花凋残,秋高气爽,严寒酷暑……赵云澜嘚嘚瑟瑟的走在街上,亲眼目睹了一个小贼从另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手中抢过包,撒腿就跑。

  赵云澜表示:老子正没事干呢,于是撒腿就追,连人家喊他都没听见。

  贼跑,澜追,那叫一个天昏地暗,忘路之远近,忽逢桃花林……呸,是跑进巷子,小贼突然停下脚步,二话不说,转身聚集黑能量打就。

  赵云澜一时愣住,还没反应过来,眼见着就要被击中,到是一个黑影突然移到他面前,尽数抵消了黑能量,还顺手把对面的人扔回了地星。

  “赵云澜!你傻吗,不会躲的啊!”

  ??!这黑袍……

“小,小巍?”沈巍这一顿吼,算是让赵云澜回了神。

  “你别叫我!”  沈巍褪去黑袍,捡起地上的公文包,转身就要走。

  “等一下”赵云澜拽住沈巍的手腕,“你不是,不是变成小孩了吗?”

  “小孩?你在胡说什么?什么小孩?”沈巍转过头看着他,湿漉漉的眼睛里尽是疑惑。

  赵云澜巴拉巴拉地说一通,终于反应过来,那个孩子……是个误会,“不是,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?”

  “我,我找过的,但看见你带着一个孩子,我以为,以为你不要我了……”

  “小巍啊,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啊,走嘞,咱们回家!”赵云澜搂过沈巍,顺带着在人家脸上亲了一口,看着瞬间变红的沈教授,心情大好。

  “等一下,那么那个男孩到底是……”沈巍还没说完,两人就看到‘沈巍’身后跟了十几个小弟从巷口经过,就像个……传销头子。

  “小巍,我觉得,我知道是谁了……”赵云澜一脸严肃。

  “嗯,我也是。”沈巍二脸严肃。

   






  



  夜——尊——!!!


    

 


最好

 


  就是今天看到一个群里有人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突然就想写了,文笔不好,圈地自萌,不喜勿喷,谢谢






  “哥哥?”夜尊抬手在沈巍眼前晃动两下,夜尊明显感觉到,他哥哥这两天不太对劲,就比如现在。

  “啊?啊,怎么了面面”沈巍回过神,眼中闪过一丝慌乱,还有几分……迷茫。

  当然,作为沈·传销头子·面,自家哥哥神色的细微变化,也是看到一清二楚。

  夜尊伸手板正沈巍的头,与他对视“哥,你看着我,你这两天怎么了?”

  “没,没什么……”沈巍错开夜尊的目光,磕磕巴巴的回答道。

  其实沈巍自己觉得,外面的人说的确实没错,自己这般古板,寡言,确实与夜尊差距太多,是自己配不上他。

  “嗯?哥哥,撒谎可不好哦。”关于外面的那些胡言乱语,夜尊整日在外面传销(bushi),怎会没有听闻,他这个哥哥啊,就是这样,有什么委屈都自己往下咽。

  “哥哥啊……”夜尊搂住沈巍的腰,瞬移到卧室,一把将人扔到床上,俯下身去贴近人的耳垂,一阵撕咬。

  “嗯……弟弟,现在是,是白天,呃…”沈巍身子敏感,仅仅只是这一个动作,便失了力气,被人压在身下,想要推开夜尊的手软绵绵的搭在胸前,倒像是欲迎还拒。

  “白天?白天又怎么样……”夜尊才不管什么黑天白天,反正提了枪就上,“哥哥,乖……”


[我承认,此处应有车,超长车,我已经写出来了!但无奈,我不会搞链接……]



  “在我心里,哥哥就是最好的,所以哥哥,旁人的话无需多管。”

  交给我处理就好……

  夜尊低头吻了吻怀中人的发顶,眼中闪过一丝阴翳,随即转为温柔。

  “嗯……”沈巍累坏了,迷迷糊糊应了一声,在夜尊怀中拱了拱,安稳睡去。













 

 


(标题和内容没什么关系!!!)

 


 





  “七月份了,小巍,今天好热啊——”赵·能坐着就不站着·能躺着就不坐着·云澜四仰八叉地把自己扔到沙发上。

  “你说你啊,到了夏天,身体也是冰冰凉的,想快冷玉似的,来,大宝贝儿,过来给老公抱抱降降暑——”赵云澜张开双臂,等着自家大美人儿一脸羞红的投怀送抱







 


  然而,赵云澜等了好久,也没能等到答复





  “哦,我忘了,你已经不在了啊……”












  小巍啊……

  这个赌,你怎么能输呢……

 

 















  我隐约好像貌似仿佛也许记得,有一个太太写过这种梗来着,但是也记不太清了,反正就先发着,如果有小可爱发现有同点,麻烦告诉我哈,我不想抄袭的……